陳巴爾虎的傍晚

2021-02-09 03:08:05 江南詩 2021年1期

牛糞垛,我認識你

炊煙直上的蒙古,我認識你

推開的包門,我認識你

當大地一片遼闊的黑暗

而天邊沉去的火啊

點燃我悲傷的火

把羊群遺棄,把瑟瑟的傍晚遺棄

我的陳巴爾虎

你被蒼穹層層裹緊的深秋

那寒風吹黃吹瘦吹得干枯的臉

布滿羊皮的褶皺,母親烏紅色的褶皺

而飛越黑夜與高處的一隊隊鴻雁

每一聲啾鳴都是一陣揪心的痛

那清冷而干凈的痛

像一根根被秋風吹斷的枯草

枯草多么渺小我就多么渺小

一只羊多么脆弱我就多么脆弱

母親,今晚我要蓋上被子

好好睡覺

(選自本刊2020年第六期“首推詩人”欄目)

倪志娟品讀:

出生于草原的詩人,似乎都有悠長的抒情聲調和蒼涼的情懷,有一種與外物的雄渾共鳴,這是他們與天地同在的生存狀態所決定的,是無法被摹仿的。他們的詩不導向內在的思想,卻能觸及一種深沉的感悟,就像海勒根那的這首詩。

詩中出現的所有事物都有本來的面目,天地高遠,萬物仿佛彼此無涉,卻被賦予了情意,被無限放大了,牛糞垛,蒙古包,羊群,母親,鴻雁,枯草……詩歌中的“我”卻被縮小了。然而,這個渺小、脆弱的我,不讓人生憐,只讓人起敬。他自覺的渺小與脆弱,不是失敗或示弱,而是對天地、對家園、對母親的歸順,這是對天地之間和合精神的體認。這樣的詩,必讓你沉默,讓你吟唱。

广西麻将 百色玩法 超级大乐透热门推选 狗狗币官网app下载 彩票站分布图 上海大乐透销售截止 七乐彩走势图下载 山东11选5在线购买 老快3开奖 北单哪个软件可以买 大游bg视讯客服 安徽11选5历史 一分幸运快三平台 北京赛车理 快乐赛车计划软件 彩票软件免费版 排列五走势图预测号码 09春节股票交易时间